“画说杭州第一人” ,用一支笔道尽杭州运河风情

吴理人,被誉为“画说杭州第一人”,他从而立之年开始集中精力创作,30多年来仅描绘运河的画作,就有数千张。

其中他创作的集文化、历史和艺术于一身的民俗风情画——13米长卷《十里银湖墅》,被称为现代版“清明上河图”,运河古韵和水墨丹青,就这样彼此交融。

就在最近,他的民俗系列画《二十四节气》,正在筹划搬上戏剧的舞台,从运河南端出发,走向世界。

 

儿时点滴打基础

画画,是吴理人从小就爱的事,“这么说吧,只要手上画笔在动,我就听不见外面的声音,甚至忘了吃饭。”

上世纪50年代,画画就是自娱自乐,吴理人家旁边的炒货店老板,算是他半个启蒙老师。

那时候店里卖的炒货,都用旧书页包装,看见有漂亮的插画,老板就留下来送给吴理人临摹。“对我就一个要求,要画得像,不像不给。”吴理人说,“仕女图、农家乐、风景画之类的全都画,不知不觉中打下了功底。”

吴理人说,点点滴滴,犹如河床上慢慢积沉的黄土,不断修正着他这条涌动着创作激情的河流的方向,走到今天这个位置。

比如小时候吴理人的家里总有老人在“话当年”;比如吴理人的爷爷每天都会给他读一本连环画;又比如参加工作后,上世纪80年代一位国际友人对吴理人的一番话:“你们现在觉得马路上连辆车都没有,很简陋很丢人,甚至觉得我拍照片是要让你们丢脸,但将来中国发展了,突然有一天,你们会怀念这样的日子,会认为这样的记忆值得通过各种形式留存下来。”

用画笔记录历史

上世纪80年代中期,杭州城迎来一轮大改造,老房子、老街成片拆除,街巷里弄慢慢消失。

“留存记忆”这颗在吴理人心中埋藏已久的种子,疯狂抽芽生长。他是老底子的杭州人,出生在天水桥一带,离武林门就两步路,运河、里弄都是从小嬉戏的地方,如果这些地方没有任何遗存保存下来,意味着他们那一代的年少记忆无处安放,文化传承出现断层。

那阵子,吴理人辞了职,奔赴在各个改造现场,哪个地方要拆,他就把哪个地方画下来,老墙门、宝极观巷、北山街旧韵等等,都被一一落在纸上。

这些画作,最后汇编成《钱塘里巷风情》,一公开展览就受到肯定,很多人边看边点头:“老杭州就是这个样的!”这本书也被列入中国方志和浙江省地方文献史料,并被国内重要图书馆及知名大学收藏。

“有人以为画这些画的,肯定是个年纪挺大的老头,其实那时候我才三十来岁。”吴理人笑着说。

“会画画的人不懂历史,懂历史的人不会画画。”吴理人恰恰融合了这两项,将民俗绘画蕴含文化、史料价值,用笔墨来记录历史,留存文化遗产。

为运河风情定格

画杭州,一定会画到运河。在吴理人的记忆里,运河沿岸有大大小小的支流,还有数十个池塘,“水是流动的,洗衣服洗碗浇菜地甚至汰马桶都在一条河里,但还是干干净净。”

这些画面,全都落在了笔头,起承转合间,小桥、流水、杨柳、屋檐便跃然纸上。

每一张画,吴理人能讲出一段历史。“你看这张《蜗居》图。”吴理人指着工作室内的一幅画说,“那时候我们把船上人家叫做‘江北佬’,他们从船上挪到运河沿岸,搭个小小的窝棚就算是家了。”

《蜗居图》

2013年,在中国京杭大运河博物馆,吴理人接待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专家莉玛·胡贾女士;2014年6月22日中国大运河申遗成功当天,他特别创作了136cm×68cm的《拱宸自古繁华》画作,被中国京杭大运河博物馆永久收藏并被制成铜雕陈列于馆内。

2017年6月,中国大运河申遗成功三周年,吴理人作为运河文化代表人物,出席浙江电视台演播厅的三周年庆典活动,与大家分享其创作大运河的成果。

2017年,吴理人的作品《十里银湖墅》也首次公开亮相,长达近6米的真丝绢画上,古马道、旧码头、老腔调、老风情……市井百态扑面而来。

画卷描绘的是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武林门至拱宸桥一带的运河边风情,这是吴理人通过走访1000多名老人和考证大量书籍、深挖研究古运河文化,前后历时20多年的时间创作而成。

相比文字,绘画给人更直观感受,怎样留存记忆,吴理人还在继续探索。

他创作的运河杭州系列民俗画《二十四节气》,正在准备改变成戏剧,将来会在舞台上大放异彩,吴理人说:“时间流转,不同的时节有不同的习俗,惊蛰除虫、秋分祭月……将这些习俗用动态的方式一一展现,无疑更加生动,给人们更深刻感受。”

一本集30多年创作精品的《运河南端民俗的图志》,也将很快与大家见面。

“这事我要做一辈子,希望以后的人看到这些画,能够回忆起杭州,回忆起老杭州人。”吴理人如是说。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画说杭州第一人” ,用一支笔道尽杭州运河风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