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丰造纸厂,运河边的百年老厂

清水砖墙印记着一个时代的记忆,悠悠古运河畔的华丰造纸厂也成了杭州民族工业发展的一个缩影。

华丰造纸厂,算得上杭州相当老牌的卷烟纸生产企业,它“藏在深闺”,静静地看着每一位行色匆匆的人,就像在欣赏一部流淌的历史,听古运河诉说民族工业的摇篮。

 

走到台湾美食街的尽头,是一座老旧的水泥厂房,与其背后鳞次栉比的在建高楼相比,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而这座厂房,正是上世纪80年代,与浙麻、杭丝联、杭一棉并称为“杭州四大厂”之一的华丰造纸厂。

 

不远处,是华丰厂的宿舍区,这里似乎还保留着二十几年前的样子,公交车就在小区门口,站名很有历史感:华丰宿舍。

 

社区里自带的菜场、理发店,到了下午就变成了老人活动中心,退了休的人们在菜场边摆起了桌椅,和老朋友打牌、聊天、跳舞,种了几十年的树在旁边投下巨大的树影。

住在这里的人,大多是从华丰造纸厂退休的老工人,对于他们来说,这是华丰厂留下的最熟悉的记忆,过往种种由此开始蔓延……

1922年1月11日华丰造纸厂前身“武林造纸厂”(后一度改名竞成造纸厂)成立,俞丹屏任董事长。

当时耗资20万元,从美国俄亥俄州谢得尔兄弟公司引进圆网造纸生产线。从此武林造纸厂成为浙江省第一家机制纸企业,生产出来的黄白灰各种纸张源源不断供应杭州市场。

1931年,金润庠、竺梅先共同筹资29.05万元,购买了武林造纸厂,改名为“华丰造纸股份有限公司”,1931年5月30日,正式更名“华丰造纸厂”,竺梅先任经理,金润庠任协理。

金润庠

那时候,华丰人肯动脑子,大到厂房设计建造,小到一枚螺丝,都是自己制造的。“Made in 华丰”这个颇为时髦的词在当年已经被演绎得很完美!

2-3月的南方,刺骨的寒风直往人骨头里钻,实习都只住在纸厂放电影的礼堂,晚上实在冻,工人从备料车间给我们抱来生产用的麦草。

虽然艰苦,倒也其乐融融,赶上了还能看场免费电影。

华丰厂全厂土地总面积477628平方米,东临京杭大运河支流,西连杭宁国道线莫干山路,水陆交通方便。

早期生产出来的纸张通过航运运输,后来莫干山路得到整治,道路加宽,厂里在莫干山路加开新门,纸的运输改成汽车。

莫干山路大门

只要熟悉华丰的人都知道,华丰主要出产特种纸,其中卷烟纸更是闻名中外,产品畅销国内外市场。

据华丰老职工回忆道,当年厂里生产的卷烟纸,大家都排着队要,6台纸机常年生产卷烟纸,工人们加班加点,还是供不应求,只能按照配额来分。

 

五六十年代,造纸原料成本较低,但售价高,一只烟成本里,有60%是卷烟纸的。

因此,作为全国卷烟用纸的主要供应厂家,华丰造纸厂对全国财政收入很重要。当年的厂长都是由轻工部直接派干部来当的。

 

后来的华丰厂,历尽沧桑,几经沉浮,几易其主,直到新中国成立后,经过41年艰苦奋斗,企业才由小变大,年产量从3245吨增加到42230吨,工业总产值从393.32万元增加到9715万元。

不少产品填补了国内空白,主要产品在国内外享有较高信誉。出口产品远销亚、非、拉和欧美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

 

 

1983年华丰厂就能交税3885万元,实现利润3005万元。

3885万元,翻开华丰造纸厂历年产量产值税利一览表,这一数字足见当年的辉煌。

 

《杭州市轻工业志》记录:新中国成立后实现税利8.2亿元,可建1949年规模的华丰厂175个。

 

 

华丰造纸厂在当时是家规模很大的厂,员工多时达5000余人,要知道当年“我在华丰厂工作”在朋友中是极有面子的一件事。

那时候,杭州还没有几家轻工厂,抗美援朝时期,华丰作为一家民营工厂出资购买了三架‘华丰工人号’战斗机,这个消息在当时很轰动。

 

在那时,“工人阶级最光荣”,老师、医生这些如今社会地位较高的行业,远远不及“腰板最硬”的国企工人。

能进华丰工作是件非常光荣的事,受欢迎程度不亚于现在进入政府机关当公务员。

毕业能考试通过进华丰厂当一名工人是许多年轻人的选择,那种自豪感、幸福感不仅写在脸上,也刻在了那时人们的心里。

 

 

以前,西塘河附近一带,都是大片大片的农田,不过走进华丰,就是另一番天地了。

像那个年代的很多大型工厂一样,华丰生活区可谓是一个自成一体的小世界。

华丰厂的生产生活条件在当时是很多人羡慕的。里面有托儿所、有子弟学校、有卫生所、有浴池、有食堂、有理发室,还有可以放电影、电视录像的大礼堂。

一个华丰厂就足以填补日常生活的所有需求,当时有这样的说法,“找工作到华丰,找对象到杭棉“。

当时华丰老工人一个月工资加岗位津贴、补助等有八十元,还有年终奖,机关里的科技干部一个月才拿五六十元。

 

一到开饭,大厅里一溜儿排开,有荤有素,有面有米,有汤有粥,厂子好,吃得好。

若是生病,住在休养所里,每天上午十点多,食堂大厨都会来问病号们想吃什么,猪肝面只要一毛钱,基本上就是厂里补贴了。

 

国营大厂令人羡慕的还有各种福利,劳保用品、活动或者节日的纪念品,这些虽然在现在人看来不值一提。但那时,却也是让很多国营厂门外的人羡慕的东西。

陶瓷杯、搪瓷盆、厂庆手表等等,尽管已经随着年华的逝去新颜不再,却抹上了一层时代的记忆。

 

不仅如此,以前商场经常来华丰搞促销,呢大衣、自行车什么的,都是当年的‘高级货’。

或者你去商场买东西,忘带钱了,只要说自己是华丰厂的,再给店员看一下工作证,就可以‘赊账’了。

 

国营大厂员工众多,华丰厂就有两三千人,其中难免会有双职工家庭,为了解决孩子没人看管的问题,厂里就自办了托儿所。

早上把孩子一起带来,下班再接走,中午休息时还能来看上孩子两眼,喂上两口饭。这样,职工们就能安心工作了。

 

后来还办起了小学、中学。甚至华丰厂自己办了两期大学班培养人才,三年制的专业培养为华丰储备了大量人才。

后期还同浙江工学院(现浙江工业大学)合作办学,据称当年,培养出去的人,其他造纸厂都抢着要呢。

杭县私立华丰小学

除了学校,小礼堂算得上华丰厂里最热闹的地方了,放电影、办活动都在这里,另外还有许多篮球赛、乒乓赛、拔河比赛,这可是职工们最喜欢的。

 

在那个年代,工厂不仅是工作的地方,还是很多人成长、成家的平台,交织着满满的人情味。

车间里面都是师傅带徒弟,所以很多人结婚都是师傅主婚,或者找的对象就是师傅的女儿,还有师傅和徒弟结婚的。

虽然婚礼办得很简单,但是场面很大,人多,热闹得不得了。家里吵架了,都是厂里面的人充当老娘舅去调停。

 

当年大多住集体宿舍,很多人从单身,合伙追厂里的厂花,到结婚,生孩子,再到后来退休,分开,都结下了一辈子的友谊,到现在都是好朋友。

 

如今的华丰造纸厂拥有固定资产近10亿,职工人数超仟人,是中国造纸产业的骨干企业。

为了服从拱墅区的统一规划,华丰厂在安吉建起新厂,老厂从2017年4月28日开始停止生产,近百年的华丰老厂将在杭州人眼里消失。

 

印着口号的搪瓷杯、不锈钢热水瓶、职工子女入学证、第一次厂代会代表证……

为了留住老厂的记忆,如今还建设了一座老华丰厂记忆展示中心——“华丰忆”故事屋,让老厂再现作为省内首家机制纸企业曾经的“辉煌”。

故事屋位于华丰社区西北角一间30平方米的小屋,屋内藏品都是居民捐赠的老物件。

 

在小华丰社区大门口设置“华丰年轮”,以老照片和时间轴的形式展示华丰厂的前世今生。

而在华丰厂原有老墙上,也计划设计一个华丰好故事展示墙,将社区内的好家风好故事每隔三个月轮换展示一次,在环境提升中留住大厂记忆,在记忆留存中使华丰文化代代相传。

 

 

如今,这座大厂会渐渐消失,但是,这些都会成为发展的脉络与痕迹!

 

华丰造纸厂,运河边的百年老厂

发表评论